中国体彩网

                                                        中国体彩网

                                                        来源:中国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5-27 19:43:59

                                                        当然,降低个税起征点,不是意味着要多收税,因为同时也要降低税率,这样国家收上来的个税总额是一样的,纳税的公民也不会有太大负担。

                                                        本月22日上午,乱港头目黎智英向高等法院法官李运腾要求取消禁止他离开香港的命令,但遭到拒绝。同一天,他便开设了推特账户作妖,他不仅用英文连发数贴污蔑内地和“港区国安法”,还@美国总统特朗普关注香港情况。值得一提的是,他还在推文中煽动称:“香港是我家,我会战斗到最后。”

                                                        如果个税起征点太高,高于社会平均工资水平,反倒对中低收入者不利。因为一个公民在没有纳税的情况下,也就享受不到相应的福利,比如税优型健康保险、税优型养老保险,如果不是纳税人就享受不到。同时,也丧失了个税缴纳的另外一个重要意义,就是作为纳税人的纳税义务没有了,纳税人的意识也就会逐渐淡忘。

                                                        新京报:有全国人大代表曾建议将个税起征点调高至1万元,而我国个税也从1980年以来进行了三次调整。你是否赞同再次提高个税起征点?

                                                        新京报:公积金统筹层次太低,贷款率高的地区(天津99.5%)与低的地区(青海78%)之间不能调剂,你觉得主要原因是什么?

                                                        郑秉文:不赞同。从福利制度角度看,越是发达国家,福利制度越发达,个税体系也发达。也就是说,只有个税覆盖面越宽,实行税优型福利制度时,才有更多公民享受到。反之,则无法覆盖到。简单来说,如果一个国家有100个人,只有10个人缴税,当实行税优型福利制度时,那90个不纳税的就无法享受到税优型福利。因此,收缴个税的门槛低一些,起征点低一些,覆盖面宽一些,福利才能覆盖面更宽一些。

                                                        郑秉文: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即新农合)的融资来源有三个渠道,国家财政补贴、集体补贴和个人缴费,个人缴费很低。财政补贴是隔几年就涨一次。全国有2300万人(城镇中没有收入的居民)纳入到这个体系里,他们的门诊费用跨省直接结算还没有启动。所以说,这项决定对参与新农合的人员来说是件大好事,与城镇职工的门诊费用跨省直接结算将同步了。

                                                        郑秉文:这个可行性不是很大,目前我们仅有2400万人参加了企业年金。但理论上还是有可操作性的,也就是说把公积金与企业年金(注:一种补充性养老金制度,是指企业及其职工在依法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基础上,自主建立的补充养老保险制度)两个制度合并成一个,但下设两个账户,一个公积金账户,一个养老金账户,交钱是各交各的。

                                                        还有网友出面进行了讽刺。“如果台湾接受你们这些暴徒,我会很开心地把你们送到机场。”

                                                        郑秉文:对,这是最容易的一个方案。因为这种方式只需部门内部之间进行改革即可实现。管理公积金的部门还是事业单位,也不用改变单位性质。如果实现通存通兑,实行协议存款或委托投资,就可以提高收益率,就像社保基金那样(国家把企事业职工交的养老保险费中的一部分资金交给专业机构管理,实现保值增值),还能让缴存人获得更高的收益,可以说皆大欢喜。